別患上政策“消化不良症”
  走過2013,回視我省經濟社會的發展歷程,我們驚喜地發現,甘肅的發展已邁入了一個裡程碑式的新階段。
  這個裡程碑式的新階段,並非僅僅是指全省生產總值突破6000億元、農業實現十連豐等等這些亮麗的經濟數據又創新高,而真正具有里程碑式標誌意義的是,2013年12月18日國務院正式通過《甘肅省加快轉型發展建設國家生態安全屏障綜合試驗區總體方案》,至此,這意味著省委、省政府高瞻遠矚、精心設計的經濟、文化、生態“三大戰略平臺”全部獲國家批覆,標志著支撐我省未來發展的“三大戰略平臺”在國家戰略層面得以全部確立與支持。
  從“三大戰略平臺”設想的提出到實現,只不過是短短一年多的時間,“三大戰略平臺”的確立對甘肅未來的發展有著絕對的基礎性支撐意義,其潛在的巨大政策優勢與戰略價值難以估量。更為重要的是“三大戰略平臺”充分體現了我省所具有的生態地位、區位優勢、資源富集、工業基礎較好、人力資源豐富、技術力量較強、歷史文化厚重、發展潛力巨大等特殊的省情特點,為國家支持我省“努力建設工業強省、文化大省和生態文明省”的目標,提供了足夠龐大的載體,從而也有效地破解了我省發展長期缺乏強有力抓手的難題。
  “三大戰略平臺”之所以成為我省轉型跨越的有效支撐,重要的是來自於其頂層設計的國家全局戰略觀念,以及平臺所包含的地域特性與豐富的內容。這種頂層設計的全局觀念,集中地體現在對《國務院辦公廳關於進一步支持甘肅經濟社會發展的若干意見》深刻理解與精準把握,取其精華作為平臺核心,既表現為國家戰略意志,獲得國家優先支持,又可以充分釋放本省所最具特色的潛力優勢,更為地區性區域發展戰略的拓展與延伸提供了最為廣闊的空間。
  “三大戰略平臺”地域特性一目瞭然,典型的內陸開放型經濟,具有8000年厚重的歷史文化,以及不可替代的全國生態安全地位,都可以說特色鮮明。尤其是後兩者,可以說是獨一無二。至於“三大戰略平臺”豐富的內涵,僅從國家宏觀層面來看,就足以深挖細究。三大平臺所包含的蘭州新區、全省循環經濟示範區、關中—天水經濟區、蘭白經濟區承接產業轉移示範區,和由“一帶”“三區”“十三板塊”構成的華夏文明傳承創新區,以及構築西北乃至全國的生態安全屏障的“國家生態安全屏障綜合試驗區”等,既特色鮮明,又包羅萬象,甘肅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生態“五位一體”的發展脈絡與軸心,俱可從其中找到。
  “慎厥終,惟其始”。“三大戰略平臺”的確立,可以說甘肅經濟騰飛的條件已經具備,但有了一個美好的發展藍圖,實現三大平臺所賦予的種種任務可絕非一蹴而就,關鍵還在於先謀後動,並一絲不苟、始終如一地堅持落實。特別需要認清的是“三大戰略平臺”中所包含的不論是“新區”“創新區”,還是“試驗區”“示範區”等這些概念,都充分表明“三大戰略平臺”所構建的是前無古人的事,其博大的背後是任重而道遠。所以,實施“三大戰略平臺”建設,我們就需要以改革的姿態,大膽地解放思想,不斷地增強創新意識,探尋新思路、新辦法、新途徑。用鄧小平同志的話講就是“看準了的,就大膽地試,大膽地闖。”不要怕犯“錯誤”,更要容忍犯“錯誤”,因為不論是“試驗”還是“創新”,不可能沒有挫折和失敗,知錯即改就是。
  同時,需要特別註意的是,以“三大戰略平臺”的確立為標誌,不僅表明我省正處在政策機遇的疊加期、利好集中釋放期,也正處在政策利好的消化期。政策疊加,但不能一鍋香米做成“夾生飯”;利好釋放,更不能患上“消化不良症”。要到政策是一種能力,釋放盡政策紅利更是一種本事。特別是要在改革中破解政策、在創新中利用政策、在實踐中完善政策,把國家政策中的“貴金屬成分”與“稀有成分”吃乾榨盡,絕不能不求甚解、淺嘗輒止,把國家政策束之高閣,過期作廢,從而錯失良機。
  常言“慎終於始”。經濟、文化、生態這獨具特色的“三大戰略平臺”已經具備,從現在起我們就必須不遺餘力地深謀遠慮、強化措施、創新手段,以“三大戰略平臺”為載體,扎扎實實地築就我省與全國同步進入小康社會的“甘肅夢”。  (原標題:【經濟雜談】別患上政策“消化不良症”)
創作者介紹

tqkcpnbhrejq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