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租屋網1+1》2013年10月25日完成台本
  ——醫院,救借錢人命而不該出人命!
  (節目導視)
  解說:
  一人身中數刀死亡,另外兩人仍在搶信用貸款救。今天上午溫嶺發生一起傷醫事件。
  A:
  犯罪嫌疑人連某某,信用卡代償此前為該院患者,對其之前在該院的鼻內鏡下鼻腔微創手術結果持有異議。
  解說:
  北京120大夫被打,廣州ICU大夫遭群毆,沈陽骨科大夫被刺6刀,一周內已有四起暴力傷關鍵字廣告醫事件。
  廣州二院副院長 邢洲:
  我們現在覺得這種風險,或者這種不理解,這種隔閡已經到了一種讓我們的職業環境非常惡劣,甚至執業人員已經產生恐懼,這樣的一種階段。
  解說:
  20張病床配備一名保安,增加醫院安保力量能否遏制傷醫事件,《新聞1+1》今日關註:醫院,如何保安全?
  評論員 白岩松:
  您好觀眾朋友,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
  對於我們做新聞的人來說,目前在醫院里發生的暴力傷醫事件,已經越來越不像新聞了,為什麼話要這麼說呢?因為發生的實在是太頻繁了,今天又一起,在浙江溫嶺的一家醫院裡頭,一位曾經在這家醫院治療過的患者,用刀捅傷了三名醫生,其中一名已經不治身亡,另外兩名正在緊急的搶救之中,為什麼又是這樣?我們應該怎樣做才能夠讓這起暴力傷醫事件成為最後一起呢?來,我們先從溫嶺的這家醫院發生的事情開始關註。
  解說:
  今天早8點多,溫嶺市第一人民醫院本應是一如往常的一天,醫院裡人來人往,醫護人員緊張繁忙,然而8點27分,一場悲劇突然在該院的耳鼻喉科內發生。
  浙江在線記者 汪洋:
  當時現場情況比較混亂,地上都是血,另外還有一個女醫生看到這個場面都嚇哭了。
  解說:
  今天我們輾轉找到了一位發佈相關信息的網友小馬,事發後他在溫嶺市第一醫院工作的朋友,給他傳來了圖片,並講述了事發過程。
  (電話採訪)
  知情者:
  今天早上他(犯罪嫌疑人)來找主治醫生,但是他找不到就去專家門診去找王主任,然後他拿個一把匕首放在桌上,他就恐嚇王主任,另外一個醫生聽到吵得很厲害,他就過來了,準備把他們兩個拉開,這個時候凶手就把匕首捅向了王主任的胸前,之後又開始捅來勸駕的主任,他們兩個就往外跑,王雲傑(主任)在房間裡面摔倒了,那個(犯罪嫌疑人)就拿刀衝上去,捅了他七刀,直接把他當場就捅死了。
  解說:
  根據警方發佈的案件信息,犯罪嫌疑人連恩青溫嶺市人,今年33歲,此前為該院耳鼻喉科的患者,併在該院接受過鼻內鏡下鼻腔微創手術,但是手術後連恩青對治療結果一直持有異議。
  知情者:
  他的要求比較高,然後沒有達到他的要求,他就是對第一醫院的醫務科投訴,是王雲傑主任負責的,調解來去大概持續將近有一年左右的時間,調解無果。
  解說:
  據瞭解在捅傷兩名醫生之後,犯罪嫌疑人從五樓的耳鼻喉科奔向影像中心,將正在看CT片子的醫生江某某捅傷。
  知情者:
  這些都是他做的,他寫的報告,每次寫出來的報告都是正常、正常、正常,他覺得這個人也在坑他。
  解說:
  一把匕首,短短幾分鐘嫌犯瘋狂行凶,三名醫生目前一死兩傷,今天溫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也通報了初步結果。連恩青已經被警方刑事拘留,案件仍在調查處理中。兩名受傷的醫生還在接受治療。今年47歲,已經是溫嶺市第一人民醫院耳鼻喉科帶頭人的王雲傑永遠離開了,留下了年過80的母親和即將參加高考的女兒,今天潔白的醫院再次被染紅。同樣是醫生的網友也在自己的微博中寫到,“一日從醫,血濺七丈,願逝者安息,願生者堅強。我們是醫師,救死扶傷,懸壺濟世為根本,有些悲劇一再的上演,我們內心或許會有恐慌,但是我們沒有退卻”。
  白岩松:
  當曾經在哈爾濱發生的一次暴力傷醫事件之後,有很多的網友居然對這樣的一種暴力行為“點贊”,當時我就說過這樣的話,我說從這樣的一種心態來看,我們每個人都是凶手,都是幫凶。但是今天當再次面對這樣暴力傷醫事件的時候,或許我們可以轉換一種身份,其實我們每一個人何嘗不是受害者呢?中國人總結得非常好,每個人的一生就四個字,生老病死,請問生老病死的哪個環節我們離得開醫生呢?如果醫患關係如此這種緊張,讓醫生都不願意從業了的話,我們每個人誰不是受害者。回到這個事件當中,我們再來關註一下當地公安官方的微博,時間是今天上午的8點27分,地點是溫嶺市第一人民醫院,受傷的醫生,一位是耳鼻咽喉科主任醫生王雲傑,搶救無效已經死亡。第二位是耳鼻咽喉科醫生王偉傑,受傷搶救中。CT室的醫生江曉勇受傷搶救之中。犯罪嫌疑人33歲,連恩青就醫背景,他對之前在該院接受的鼻內鏡下鼻腔微創手術結果持有異議。據悉,之前曾因精神病患在上海入院治療。這隻是據悉,並沒有確定。
  那麼如果對治療結果持有異議的話,其實就反應了一種非科學和非醫學的精神,醫學不是神學,永遠在全世界範圍內都做不到可以100%滿足所有人的需求。因為還有相當多未知的領域,要去相信醫生會盡最大的努力。反過來我們又為什麼會成為受害者呢?有很多的疾病包括手術,其實都面臨著有一半成功的可能,也有一半的風險,但是在醫患關係如此緊張的情況下,逼迫很多醫生只好說,我寧可不去爭取那50%的希望,否則的話,我承擔的風險太大了,請問我們難道不是受害者嗎?但是接下來我們更要關註的是,整個被襲擊的三名醫生當中,畢竟還有兩位在搶救之中,現在的情況究竟怎麼樣了,我們聽一下傍晚時對溫嶺市衛生局副局長的採訪,他給我們介紹相關的最新的情況。
  (電話採訪)
  溫嶺市衛生局副局長 俞妙祥:
  有兩位醫務人員受傷,一位放射科江主任心臟被刀刺傷,現已成功手術,已經轉入重症監護病房繼續搶救,目前還沒有度過危險期。另一位受傷醫師是耳鼻喉科王醫師,右胸部被刀刺傷,已經清創吻合以後,轉入外科病房繼續治療,目前病情穩定。門診部副主任,耳鼻喉科主任醫師王主任在診療過程中,心臟部位被凶手刺中數刀,經全力搶救無效,不幸身亡。對此次事件我們深感痛心和震驚,對不幸倒在工作崗位上的王主任表示深切哀悼。在此也呼籲社會各界關註醫療環境,關心我們醫務人員的生命安全。
  白岩松:
  其實都不用說這些內容,我從這位副局長在接受採訪的語調當中就能聽到沉痛難過,還要抑制自己這樣的情緒,我想我們每一個人也應該有這樣的感受。其實在過去的這幾天我們單說本周暴力傷醫事件就接連發生。10月20日的時候,沈陽的一位醫生被患者連刺6刀,是患者不滿治療效果。他把醫生都當成了變魔術的人。10月21日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兩名醫生被打,死亡後家屬要求帶其遺體離開,這是違反規定的,醫院沒有同意。10月22日,南寧120急救醫生在出診過程中遭受家屬的拳打並持刀威脅,因為醫生人手不夠,想請患者家屬幫助將病人抬下樓,患者家屬拒絕了。天啊。10月24日,北京120急救車將一個酒精過量患者送到醫院後,患者同伴毆打隨車醫生和年進五旬的急救車司機,原因是拒絕支付急救車費和出診治療的費用。我們該怎麼理解這樣的一些動因呢?接下來我們就再回到10月21日在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所發生的一起暴力傷醫事件。
  解說:
  就在上周六,因肺炎在廣州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住院治療的79歲患者龔某,病情突然加重,隨後再爭得患者家屬同意後,將其轉入醫院的ICU科進行搶救,然而搶救沒能讓患者病情得到緩解,三天后的10月22日上午,患者龔某救治無效死亡,而受在ICU門外的家屬,在得知患者死亡的消息後,突然發難,職責醫生沒讓他們見死者最後一面。對醫務人員實行暴力毆打。
  廣醫二院 謝醫生:
  那個家屬就進來,握住,直接拳頭飛過來,另一拳的話就打得很重,就直接打到眼睛了。
  解說:
  另外兩名醫師上前勸解,也遭到毆打,整個過程大約持續了10分鐘,直到保安人員和派出所民警趕到後才被阻止。
  患者家屬:
  他們說我奶奶還能堅持15分鐘左右,然後出來跟我說,你奶奶在一分鐘前就已經去世了。那我就問為什麼,我還要在奶奶臨終前看看她,他們連視頻也不給我們看,他們沒理由連遺體也不給我們拿。
  解說:
  對於家屬的要求,醫院方面也做出了回應。
  廣醫二院ICU一區醫生 張醫生:
  ICU作為隔離病房,我們醫院規定是不給進去的。
  廣醫二院副院長 邢洲:
  所有在醫院去世的病人,屍體是肯定不允許病人拉回家的,這個是有非常嚴格的管理。
  解說:
  據瞭解,此次受傷最嚴重的是ICU主任熊旭明,他被診斷腎臟受傷,脾臟出血。左眼球頓挫傷,鼻骨骨折。另一名姓謝的醫生,則被打致腦振蕩。事發後警方對肇事打人者羅某以涉嫌故意傷害實施刑事拘留。
  邢洲:
  我們覺得現在這種風險,或者這種不理解,這種隔閡已經到了一種讓我們的這些環境非常之惡劣,甚至執業人員已經都產生恐懼這樣的一種階段。
  解說:
  如何消除醫生的恐懼,如果僅靠預防,恐怕很難做到。在此次事件中,被毆打的醫生正是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的學生。在接受當地媒體採訪時,鐘南山表示,醫鬧現在鬧得這麼凶,其中一個原因是沒有對很鮮明的錯誤做鮮明的處理,與之前對醫鬧者處理太輕有關。
  事實上面對醫鬧事件,也有不少醫院選擇息事寧人的方法來解決,對於醫鬧的處罰最終也不了了之,而這也給醫鬧愈演愈烈提供了土壤。2012年4月30日,公安部和衛生部曾聯合發出,關於維護醫療機構秩序的通告,明確了警方可以依據治安管理處罰法,對醫鬧、浩繁、暴力等擾亂醫院正常秩序的行為予以處罰,乃至追究刑責。
  白岩松:
  我有一個小小的改正,這個短片裡頭說,廣州發生的這起暴力傷醫的事件是22號,其實是21號。後來這個傷人者也去道歉了,但是當被問到你為什麼要打人家醫生的時候,他是這麼回答的,我們什麼都不懂,我們是農民,當時有點衝動,我們錯了。希望通過這種降低姿態的方式,把大事化小,但是還是要強調,暴力就是暴力。我們的司法應該給予,應該給予的這種懲處,否則的話就是一種縱容。接下來我們同樣要去關註的是廣東省醫師協會對這件事情發表了一個相關的聲明,我們看看這裡的措辭。廣醫附二院多名醫務人員遭受毒打,個別醫師傷勢危重,行凶者手段之凶殘,行為之毒辣,實屬道德已淪喪,有關部門要依法嚴肅懲處,輓救已經瀕臨崩潰的醫患關係,保護醫務人員,保護絕大部分的患者。沒錯,我們都是其中的受害者,針對這件事,接下來我們要連線的是中國工程院的院士,鐘南山,因為在這起廣州發生的暴力傷醫事件之中,一個被打的醫生就是鐘南山院士的學生。鐘院士您好。
  中國工程院院士 鐘南山:
  您好,岩松。
  白岩松:
  十年前的時候,防範SARS的時候,全中國都把你們稱為是白衣天使,那是一片贊揚之聲,但是十年後,你的學生,醫生卻成為暴力傷醫的對象,我不知道您的心情是什麼,您是否知道被打的學生的心情又是什麼樣的?
  鐘南山:
  我昨天跟他通過電話,他是覺得是完全想象不到的,因為他對這個病人本身很有感情,他們兩個感情很好,因為他搶救了很多次,完全沒有這個思想準備,所以後來七、八個人把他逼到牆角的時候,他還沒有這個準備,但是一下就是因為病人的,他的遺體不能夠隨便的運回去的話,就動起手來了。我想這個事本身,還是從側面說明瞭一個問題,不是偶然的就可以隨便動手打人,包括今天早晨的事,溫嶺的事,我就覺得這是一個,折射出一個心態,以及很重要就是這兩件事都是鮮明的犯罪和犯法,這個什麼罪,就是傷人罪,這是罪,而且沒有什麼可以模棱兩可的地方,所以這種情況我們覺得非要依法來治理,這個是很關鍵的,就是這個態度要是不鮮明是不得了的。
  白岩松:
  對,鐘院士正好要問您這個,針對其實接二連三出現的這種暴力傷醫事件,還有很多的這種醫鬧的事件,就是一直不絕,您曾經說過,這是因為我們在相關的懲處方面態度非常不鮮明,甚至曖昧,甚至好像就是與悄無聲息了緊密相關,怎麼理解您的這句話,您期待應該是怎樣?
  鐘南山:  
  以前對其他的東西,比如說老師、學生,或者企業職工,這個東西就很明確,但是一到了醫療這個範疇,就引起很多迴旋。就因為這裡頭就有一些背景,但是實際上醫療醫生被傷害完全是一樣的,你犯罪就是犯罪,不管在任何的環境,所以這個東西影響的面是很大的,為什麼呢?今天早晨浙江溫嶺的這個事,正好是我的博士生的很好的高中同學,所以他就在12點給我打電話,我現在在北京。他給我打了電話,我沒接,他寫了一個信息給我,覺得非常氣憤,當然我也是非常氣憤,後來我跟他接通電話,他甚至講了這麼一句話,他說鐘老師你是不是想想辦法,保護一下我們這些醫生的安全,我說這個事,實際上這兩件事,實際上就是一個觸動了全國所有醫護人員的神經,那麼這麼一個環境下,實際上醫生有這麼的狀態的話,我看最大的受害者是病人。
  白岩松:
  好,鐘院士,一會還會有問題我們來繼續探尋,怎麼樣給我們的醫生更大的一種安全環境,反過來其實是給我們的生命一種更大的安全保障和環境。接下來要關註的是恰恰在最近,  衛計委和公安部聯合針對醫院里的醫療秩序以及醫生的安全,出台了一個相關的意見,被媒體解讀成是一個超過20張床位就得配一名保安,其實並不這麼簡單,但是我們姑且先按這個線索,去關註一下這個相關意見,它會起作用嗎?
  解說:
  就在兩個星期前的10月12日,國家衛計委和公安部發佈了一份關於加強醫院安全防範系統建設的指導意見,其中最引人關註的就是對醫院保安的數量,給出了相對量化的標準,規定要求二級以上醫院的保安員數量,應遵行就高不就低的原則,按不低於在崗醫務人員總數的3%,或每20張床一名保安,或日均門診量千分之三的標準來配備,從而加強醫院的安保防範,而對於這樣的要求,目前對一些醫院已經在實行。
  中南大學湘雅醫院黨委副書記 陳子華:
  國家衛生計生委的要求是保安人數和床位的比例是20:1,我們平時的床位是3500張,我們配備的保安,到現在為止是380人。
  記者:
  (已經超過了這個標準)
  陳子華:
  對。
  解說:
  據今天長沙晚報的報道,湖南省衛生廳醫政處,處長高繼平介紹說,在該省大的三甲醫院,保安配備數量基本已經達到了衛紀委的要求,部分醫院甚至已經超過。在指導意見發佈之前,這些醫院就已經開始增加保安數量,而當時院方又是處於怎樣的考慮呢?
  陳子華:
  醫療糾紛比較多,幾乎每一個月都有或大或小的醫療糾紛,嚴重影響我們正常的醫療秩序,也威脅了其他住院病人的安全,基於這個情況我們是逐步逐步的增加(保安)的。
  解說:
  中南大學湘雅醫院給記者出示了一份數據,今年上半年醫院因大小糾紛,保安出動124批(次),共1692人(次),隊員受傷30人(次),抓獲嫌疑人9人,其中5人被刑拘,成功處置火警3起。醫院的陳書記向記者介紹,增加保安數量在維護醫院秩序方面確實卓有成效,然而另一方面的壓力卻也隨之而來,因為保安數量的擴充,相應的資金支出也隨之增加,而這些都需要醫院自籌。
  陳子華:
  每一年我們保安的支出的資金上千萬,還有其他的設備,監控系統,那些加起來數字就比較大了。
  記者:
  (這個壓力還是比較大)
  陳子華:
  對,壓力還是比較大。
  白岩松:
  他也認為,其實配備了保安之後,也只能是在一定程度上解決這種醫鬧的問題,不過這畢竟還是一個綜合的意見,也有其他的一些做法,接下來我們還是要連線中國工程院的院士鐘南山,鐘院士您好。
  鐘南山:
  您好。
  白岩松:
  您肯定也知道了這個20張床位以上就要配保安,以及綜合的這樣的一個保證醫院、醫生安全這樣的一個意見,您覺得他會起作用嗎?想要真正的給醫生保證安全,就像你的學生提出這樣的問題,您的對策是什麼?
  鐘南山:
  我想這個現在當前這麼一個惡劣的醫患條件下,加強保安的,加強人防、物防、技防這個措施,恐怕在對我們醫務人員有一定相對安全的從醫環境上,還是有一定幫助的,但是我想這個東西就像我剛纔說的,就是一個姑息的辦法,一個治標的辦法,在一定意義上甚至是消極的辦法,為什麼呢?就是說你這個保安搞得越厲害,但是有的問題沒有解決,那這樣的話,可能以後越來越緊張。
  白岩松:
  那鐘院士怎麼才能去治本呢?
  鐘南山:
  治本當然這個就是需要有一個比較長的過程,我還是覺得是三個方面,一個從政府來說增加醫療公益性是一條。第二條就是病人應該對醫療有一個比較正確的認識,醫療不是消費,不是說你出錢多就能夠買好東西,有時候出錢很多,可能還救不了這個命,第三個,將來我們醫療人文精神的加強,以及把醫療人文精神的提高放在醫改的內容裡頭也是很重要。就是說從醫生,從病人,從政府都有長遠來說,共同起作用才能解決問題,但是我還是強調一條說,就是當前遇到的這兩件事件,那是一定要依法處理,是非是非常鮮明的。
  白岩松:
  明白,非常感謝鐘院士接受我們的採訪,相信您的呼籲也應該會起到一定的作用。鐘院士再次要強調的是,不管是對過往發生的暴力傷醫事件,還是很多醫鬧,堅決要用法律旗幟鮮明的去進行懲處,不給大家以曖昧的想象空間,才能保護我們的安全。
(編輯:SN098)
創作者介紹

tqkcpnbhrejq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